姚树洁解读2016年重庆“两会”热点调查

2017-09-27 21:58

  因此,城市的户籍管理一定要落实到位,让在城市里面长期居住工作的农民能够真正落户。户籍制度的真正困难之处,并不在于该制度本身,而在于附着在该制度之上的福利与社会保障制度。

  投资是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环节,没有投资,130多万亿的存款放在银行是产生不出效益的,如何把这些钱盘活,就要找到一些新的经济增长点。从趋势上看,2016年重大项目投资方向已经明确,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将获得明确的资金和政策支持。通过投资来实现补短板,比如,公品领域的投资是短板,类似基础设施、医疗、教育等,要加大这方面的投入。像全国高铁网的建设就是中国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利器。还有云计算、互联网+、大数据等,这都是在提升我国智能化的建设,今后靠智力、靠工具、靠人均占有有效资本,这个方向来发展。

  去年我国进出口总额有所下降,说明世界市场对初级产品的需求下降,除非你有新的产品,新的服务出现。因此下一步传统产业要提高质量,来提高它的附加值。另外就是改善“一篮子”出口,用新的要素来替代老的要素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中国的增长靠什么,就是靠内生动力。通过的服务来提高老百姓生活的质量,增强人力资本的基础,使经济增长能够融入更高的智力含量、技术含量。然后能够产生一个更有发展前途的新兴产业业态这么一个过程。

  中国大量农民工长期不能融入城市,成正的城市人口,这是中国城镇化“质量”不高的主要原因。现在很多农民工是“候鸟式”的,城市里融不进去,农村又回不去了。如果在城市有一个家,农村又有一个家,那这个财富怎么分?因此就变成了一种“半吊子”的城镇化,“半吊子”的农村发展。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  过去30年,全球化为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提供了重要支撑,未来随着全球经济持续放缓,贸易增长不确定性增强,要求中国从过度依赖外部需求向依赖内生增长转变。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,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仍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长期主题。

  现如今,我国的收入分配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,曾经的好工作可能拿到的薪水并不高,居民收入之间的差距也在逐渐拉大。今年是“十三五”规划的开局,各项不断推进和深化,而收入分配无疑是这些中最难啃的一块“硬骨头”。

  21世纪是“人力资本”的世纪,体力劳动慢慢会被脑力劳动所替代。所以的财政收入应该大量向基础设施、医疗设施、教育倾斜,这都是在“造血”。人民健康得到了保障,教育搞好了,人力资本也会相应得到提高。这是我们今后从一个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必须过去的“坎”儿。

  从过往的经验来看,支撑经济增长的动力离不开科技创新、人力资本和产权这三个要素,尤其是人力资本的增长对经济的助力颇为明显,给其松绑才能实现财富涌流。

  为什么收入差距会成为一个问题?表面上是一种不公平,就是同工不同酬,同样是一个学历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行业收入就不一样,从经济学者的角度来讲,它实际上就是变成了阻碍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很致命的障碍。就像周长相同的正方形和长方形,正方形的面积就比长方形大。所以社会的不均等也是一样的道理,如果收入越均等,产生出来的面积就越大,面积代表什么,面积代表这个人创造财富的能力。所以当收入分配很不均等的时候,整个国家创造财富的能力是被削弱的。